李京南
  秋的來去有點匆促,轉眼入冬。那天我們在常熟的尚湖荷香池裡,已看不到荷花的青春和亮麗,只見枯枝構成了各種圖形,殘葉撐著陽光留下灑脫的投影,自然,純樸,覺得冬意亦有情,殘荷亦可歌,不由生出幾分感慨來。
  我在荷香池旁慢慢尋覓著線條和光影的畫意詩情。“叔叔,請幫我們娘倆照張合影好嗎?”我發覺一位姑娘向我問詢。這是舉手之勞,我接過姑娘的小相機,她身旁的媽媽坐在輪椅上微笑著。我在鏡頭裡看到女兒手扶輪椅,彎下腰貼著母親一起微笑,背景就是這一池殘荷的凄美。這樣的情景很現實,但我找不到悲天怨地。
  我把相機交還姑娘時,也交談了一會。得知母女倆來自安徽,母親原是中學音樂老師,幾年前一次車禍截了雙腿,之後孩子她爸又因病去世,家裡的重擔落在這個孝順女兒的肩上。女兒輟學後,帶上母親來到常熟一家服裝廠打工,邊打工邊照料母親,空閑時陪母親出來看看風景散散心。她說現在的母親仍然歡喜唱歌,天天都要唱,唱得很開心。好一個“唱得很開心”,好一個坐在輪椅上的母親,你和女兒對著坎坷人生的微笑,也是一道美麗的風景啊,正像這冬意有情,殘荷可歌。  (原標題:殘荷可歌)
創作者介紹

舊屋整修

lj43ljgp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