招考報考人數雙降
  本報記者 定軍    特約記者 張利蘭 孫穆田 王爽莉 陳麗湘 北京、廣州、武漢、報道
  是衝擊公務員考試,還是去大企業上班?
  這是擺在鄧小光面前的一道難題。
  在廣東外語外貿大學學了4年新聞的小鄧,還有4個月就該畢業了。目前他拿到了恆大集團的offer ,底薪3500元,對本科生而言,這不算低。
  但他有些不甘心。他認為,畢竟自己曾是所在大學新聞學院的學生會主席,對行政工作有超乎常人的能力。而他也更喜歡行政工作。
  不幸的是,去年11月,他參加廣州市南沙開發區事務局宣傳職位競爭以失敗告終。當時是250人選3個,難度可想而知。
  “儘管近年福利有些下降,但是公務員仍有著優厚待遇。”他表示,工作後有機會一定會再參加公務員考試。
  不過,他的同學不這麼看。
  2013年,他們班考公務員人數有四分之一,即10人左右,但今年,雖然國家公務員考試(11月)還未舉行,而廣東公務員(4月)卻只有1人參加。
  其實,畢業生參加公務員考試人數降低,在全國其他省份也普遍存在。
  21世紀經濟報道調查發現,“公務員熱”正在減退。據統計,目前全國31個省、市、自治區中,已公佈招考及報考人數的,僅山西、內蒙古、陝西的報考人數有所增加。其中民營經濟最為發達的浙江,今年最終確認繳費的報名人數為22.7萬人,與去年的36萬人初報規模相比,下降幅度近三分之一。
  有意思的是,在整體報考人數下降的同時,有些職位競爭仍激烈,千人爭取一個職位的情況依然存在。然而,公檢法以及邊遠和基層崗位大都無人問津,有的甚至因為達不到報考人數要求不得不再次招考或者取消。據瞭解,此前,包括北京在內,出現了大批法官因為收入低等原因,辭職下海的情況。其中一個省年流失法官近200人。
  對此,清華大學廉政與治理研究中心主任任建明指出,下一步將加快公務員制度的改革,根據十八屆三中全會精神,一些公務員將去行政化,在行政職務未提升的情況下,根據職級提高待遇。比如,最高職級的法官收入甚至可達到副部級官員水平。
  “公務員制度的改革方向是要去掉官本位思想,一些基層崗位的工資會根據情況動態調整,否則靠奉獻精神去工作,很難持續。”他說。
  這些跡象表明,高燒數年的公務員報考,或將迎來拐點。
  報考人數下降
 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,從4月12日、13日開始,福建、吉林、山東將分別舉行公務員筆試考試。至此,今年各地的公務員大考拉開序幕。
  記者發現,今年大部分省市參考人數和交費人數均有所下降。
  根據21世紀經濟報記者統計,報名人數下降幅度最大的是浙江,最終確認繳費的報名人數為22.7萬人,與去年的36萬人初報規模相比,下降幅度近三分之一。
  其次是河北,今年報名總數為200060人,而去年近28萬人,減少了近8萬人,降幅也約三成。當然,該省招考3236名,比去年減少5729名。
  江蘇、天津、雲南等8省市,今年的報名人數為近四年來的首次下降。其中江蘇省今年33萬餘人參加考試,報名人數減少4萬。
  儘管報考數量整體下降,但到底是算公務員考試降溫,還是熱情仍高漲,各種說法不一。
  浙江當地的部門的解釋說,整體報名人數下降,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招考數量下降,不一定說明公務員考試熱下降。該省今年招考8995名,比去年減少1500名。
  記者統計發現,在各省市中招錄人數增加的僅有四地。其中,山西招錄人數3659人比2013年的2420人增加了1239人。陝西招錄人數增加241人。重慶招錄1746人比去年增加了100人。而因為隔了一年沒有招聘的內蒙古招錄5437人,比2012年增加1358人。
  總的來說,全國共有16個省區市實現了報名人數、招錄人數雙下降。只有山西、內蒙、陝西三地呈現報名人數、招錄人數雙上漲。
  西南交通大學廉政研究所李景平告訴記者,總體報考人數下降,或許是因為近年反腐力度加大,讓公務員隱形福利受到影響有關。
  “公務員的很多灰色收入受到了限制,報考者必然會考慮到福利受到影響這種問題,因此公務員報考者減少是一個正常現象。”他說。
  不過,也有人不這麼看。
  畢業生鄧小光,給記者算了一筆賬:
  如果去企業恆大,底薪3500,加提成,每天交通伙食補貼30元,養老保險自己擔負一半,住房自找,獎金不定,買房買車全看自己有多拼。
  對比公務員,工資扣除五險一金和個人所得稅還有3000左右,伙食象徵性收費1元或2元,看病不收費,出差有補貼,有住房公積金,上班朝九晚五,有午休,有周末。
  在鄧小光看來,在企業做銷售,前幾年必須要很拼很累,四處奔波,一定要做好辛苦勞累準備!而公務員不一樣,平時下班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情,周末假期還能做些小生意什麼的,悠閑愜意。
  公檢法、基層職位遇冷
 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瞭解到,在整體報考公務員似乎降溫的情況,一些部門競爭激烈。比如,吉林省長春市南關區人民法院文字綜合職位,報名比例高達1:1325;安徽公務員最高開考比例達1:630。
  另外一方面,有很多職位面臨著無人報考的情況,當地因此不得不取消該職位招考。
  比較明顯的是,各地省市自治區招考公務員中,大批警察、檢察官、法官等職位無人問津,或者不到基本的報名人數要求,一些基層崗位也如此。
  比如山西省。該省共715個職位未達到5:1的報錄比而面臨取消。這其中,有426個崗位是公檢法黨政機關,占比59.6%。吉林省的情況也同樣如此,在涉及取消的237個職位中,151個是公檢法機關的崗位,占了一半多。
  比如,貴州和湖北省不得不再次發佈招考公告。這些省份大批職位需要補招,有些甚至最後因為報名不足不得不取消。其中湖北3月下旬公佈重新補招的公務員有400多名,95%左右是公安、檢察和法院系統,以及稅務、鎮級幹部。
  這些職務包括司法警務及辦案安全保障等工作,警衛、傳喚、拘留、提解、押送、看管等司法警務工作,以及參與對判決、裁定財產的查封、扣押、凍結、沒收等工作以及從事基層派出所內勤、宣傳、對犯罪人員進行教育等工作。
  一位中部某省地市監獄警察告訴記者,自己所在的監獄目前有200多人到位,今年還缺60多名,之所以不好招人,是因為待遇不行。
  像監獄長月薪只有5000元,一般的警察只有3000多元。目前最大的福利是單位集資建房,每平方米3000元左右。雖然離工作地較遠,但警察可以分100多個平方,且有班車接送。
  “如果沒有這個住房福利,基本上沒人會願意獃在這兒。”這位獄警說,“畢竟警察太苦,還每天和犯人打交道,都不好意思對外介紹”。
  上述說法有一定代表性。
  據瞭解,近年來公檢法人員流失嚴重。數據顯示,從2008年到2012年,北京法院招錄2053人,流失了348人。占同期招錄人數的16.9%。
  其他地方也有類似情況。上述5年間,江蘇、廣東分別流失了2402、1600人,主要以法官居多。一個中部省份2008年至2012年全省法院流失人員共計2115人,其中法官為1733人,占到81.94%。
  檢察院的情況也類似。2011年檢察人員流失人數為6011人,2012年檢察人員流失人數上升為6252人,2013年檢察人員流失人數更是高達6415人。
  全國政協委員、北京市金誠同達律師事務所律師劉紅宇告訴記者,公檢法只是靠工資來生活,像法官每天幾乎要平均判決1-2個案子,但是不是按照計件來算工資的。也不可能按照計件發工資,因為恐有損正義。但劉紅宇認為,如果不解決工資收益低等問題,法官很難在法院待下去。“這個問題亟待解決,需要國家趕快組織調研,拿出解決方案。”
  城外的誤解
  21世紀經濟報道瞭解到,外界對於公務員工作存在一定的誤解,出現了城外的人想進去,城裡的人想出來的“圍城現象”。
  法官、檢察官、公安警察行業,為什麼報考人數少,還留不住人,實際上遠遠沒有收入低這麼簡單。
  一位警察告訴記者,收入低只是錶面現象,核心是沒有做好改革。
  比如目前的工資都是根據職務掛鉤,但行政職務很難上升。“一個基層單位,有一個處級幹部就不錯了,其餘的很難晉升。沒有晉升,工資很難上升。”
  今年兩會期間全國政協社會和法制委員會主任、正部級官員孟學農稱,自己月工資只有1萬多元。以此工資算,這位正部級幹部,別說在京6環內買房,到周邊河北買房都存在問題,更何況處級、廳級的警察、法官和檢察官了。
  2013年3月7日財政部部長樓繼偉也算了筆賬:“一個人一個月掙5000塊錢不多,自己生活還不錯,但是一個人掙5000塊錢同時還要養一個孩子就很艱難。”
  本報瞭解到,近10年來,公務員的工資的確都沒有多大變化,變化的只是一些津貼。
  湖北一位官員說,10年前工資2000元左右,目前總的收入近4000元。主要是工齡,以及崗位津貼增加。這個崗位津貼是根據每年的物價水平,當地政府根據財政增加的。
  但是這位人士也指出,目前武漢一個處長,月薪也才4000,就這個收入,3個月才能買1平方米房子。在當地要是買房養孩子,難度太大。
  西北大學考古專業大三學生魏子元,今年就改變了自己對公務員的看法。
  在今年寒假期間報名,他參加了大學生進陝西省政府見習活動,半個月的“準公務員”體驗,讓他完全改變了以前對政府領導幹部存在著一些誤解甚至偏見。
  “比如政府部門的領導並不是經常吃大餐,而是每天吃著食堂,甚至有時吃的還不如西北大學的食堂;公務員的生活也不是“一杯茶、一包煙、一張報紙看一天”,而是忙碌而又有序。機關的辦公室沒有想象中的豪華,而是好幾個人共用一間,甚至連飲水機也沒有,自己用熱水壺燒水。”
  在見習期間,最令他印象深刻的莫過於兩件事:一是自己擋住車道時,陝西省長婁勤儉的車沒按喇叭,而是一直尾隨其後緩行;二是他和幾位同學散步碰見了省長婁勤儉和秘書長陳國強一行,拿出手機“偷拍”被髮現後,兩位領導反而走近親切詢問他見習的感受。“這種‘潤物細無聲’的關懷,使政府那種親民形象一下子在腦海產生。”他激動地說道。
  而帶他的老師,一位從軍隊轉業當公務員20年有餘的周副處長,也時不時感慨很後悔當公務員,因為這個崗位並未像大家所說的那樣高福利。一個月工資4000多,“還沒有教師工資高”,但他每天都會準時7點40到辦公室上班。
  為什麼很多人還很羡慕公務員職位呢,這是因為仍有很多的單位有隱形福利。
  一位某市委領導人士指出,公務員最大的好處是穩定,公務員養老以及住房公積金,與企業繳納的不一樣,比如公積金單位給自己繳納的可以達到工資的18%,此外每月還有車補1000多元不等,退休的養老待遇比企業要高。“名義上收入不如企業,但是很穩定,壓力不大。”
  但這些福利可能也無法持續了。
  清華大學廉政與治理研究中心主任任建明指出,根據中央精神,以後公務員的保障將與一般居民的社會保障體系並軌。此外,隱形福利都將取消,行政級別以後也要和職務慢慢脫鉤。
  “2014年是一個轉折點,公務員的福利將逐步減少,政府與改革和用人制度都將有大的變化。”他說。
  即將到來的去行政化改革
  21世紀經濟報道瞭解到,即將在全國公務員系統進行的去行政化改革,將給公務員過去的虛熱以致命一擊。
  這表現在,很多非核心的業務部門將採取外聘制度,同時很多職位將不再與行政級別掛鉤,即行政職務與具體的工作職務分開。
  根據十八屆三中全會《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》的文件,下一步要深化公務員分類改革,推行公務員職務與職級並行、職級與待遇掛鉤制度,加快建立專業技術類、行政執法類公務員和聘任人員管理制度。
  且要完善基層公務員錄用制度,在艱苦邊遠地區適當降低進入門檻。此外, 還要完善鼓勵高校畢業生到基層工作的服務保障機制,提高公務員定向招錄和事業單位優先招聘比例。
  中國人事科學科學院原副院長吳江告訴記者,今年有望加快實施職級與待遇掛鉤制度的試點。
  地方已經有所行動。
  根據深圳市委常委會2014年1月21日通過的《深圳市法院工作人員分類管理和法官職業化改革方案》,法院工作人員將劃分為法官、審判輔助人員和司法行政人員,並對各類人員實行不同的管理制度。法官將直接作為第四類別公務員,單獨按照法官職務序列進行管理,以法官等級定待遇。
  這意味著法官晉升有了新的程序。對不設職數限制的下一等級法官,每個等級每年按照80%的比例在符合條件的法官中擇優選拔一次,法官連續兩年考核優秀的晉升上一個等級的年限可減少一年。
  過去深圳法官具有行政級別,在上級的法官沒有晉升時,本級法官很難晉升,工資也很難提升。
  類似的還有警察。一位警察告訴記者,在區縣,縣長才是處長,警察大部分不可能是處級幹部,因此警察也應該有技術級別,以後可以與工資掛鉤。
  西南交通大學廉政研究所副所長李景平告訴記者,上述改革,本質上要實施公務員的“兩官分途”,即是把政務員和業務員分開的公務員制度,兩者不會混淆,想當政務員的人可以向行政發展,而有的業務員也可以向業務的高層發展。
  這樣就不會出現處長當了20年還是處長、工資沒有什麼變化現象,讓這些公務員覺得沒有前途,於是混日子。
  任建明指出,根據職務級別來定收入,這樣可以解決法官以及基層單位人員流失的問題,像大學生到邊遠地區工作,不能僅僅是奉獻,仍需要給以高的報酬。
  公務員改革以後要去行政化,以後高級法官僅僅是因為職業化專業技術身份,收入就可以比副部長高。除了根據技術職業能力,還應該根據經濟社會發展水平給公務員加薪,可以像新加坡一樣設置薪點,“不同的級別設置不同的薪點,根據經濟好壞來決定漲降薪。”他說。
(原標題:招考報考人數雙降 “公務員報考熱”迎來拐點?)
創作者介紹

舊屋整修

lj43ljgp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